1. 首页
  2. 专题
  3. 文化
  4. 旅游
  5. 教育
  6. 健康
  7. 图片
  8. 公益
  9. 日报
  10. 晚报
  1. 文化频道
  2. 文化动态
  3. 民间艺术
  4. 民风民俗
  5. 历史文化
  6. 观点·评论
  7. 阅读连载
  8. 原创空间
  9. 音画恩施
  10. 文化人物
  11. 民间艺术大师
  12. 文化遗产
  13. 本土名家
  14. 文化看点
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原创空间

李溪静静流

发布时间:2018-02-02 09:53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周仕华 编辑:刘婉茜 浏览:0次
相传,李溪和诗人李白有关。或许,李溪千年的流波里,还潜藏着一段不为人知、扑朔迷离的故事呢。山,静默如斯。水,潺潺而逝。哪里还有诗人李白的踪迹?时间已将过往的一切,洗涮得了无印痕。李溪以前叫什么名字,没有人知道。人,比一条溪消逝得更早,更快,更没有痕迹。 前不久,我来到宣恩县高罗镇的李溪坪,触摸李溪的柔波,寻访李白的足迹。李溪坪,地如其名,群山环绕着一大片开阔地带。山中多草木,平畴多房屋。水田、旱地夹杂,柚园、菜园错落。山边一条小溪,静静流淌,千年的时光,小溪已经变得沉默寡言,不善言辞。溪水清澈,沙石毕现,浅滩泛白浪,深潭融翡翠。没人相信,这是一条见过世面,历经沧桑,古老而又年轻的溪流。 田地里,有许多人在干农活。见我们在溪边东张西望,不解地问:“你们在找啥?” 我忙答:“听说李白到这溪边来过?” “不晓得,没听讲过。我们这里七八十岁的人都不晓得呢!”几个中年妇女嘻嘻哈哈从我跟前走过,留下一长串笑声。七八十岁,是她们眼里很年长的人了。而李白,远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。遥望着李溪,她们又可否知晓?有热心人告诉我,对面凸起的小山堡上,就是太白祠的遗址。太白祠是后人为纪念李白而建,何时建成,何时毁没,已无据可考。遥望山堡,只见两棵松树并肩而立,绿得精神抖擞。 李白是否真的来过李溪?这条原本无名之水,是否因李白曾在溪水里濯足而得名?又问村头闲聊的人,这次都异口同声地说:“来过!” 一位老人接过话茬:“他还在前面的大石块上下过棋呢。” “是的,是的。还掉了一颗棋子呢,几年前被对门刘家捡到了。”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。同行的一位老文物工作者证实,他们所言非虚,刘家收藏的是一颗“石”字旁的炮呢,他亲眼见过,刘家人不允许带走,当时只拍了照片。 “李溪层石”作为宣恩古八景之一,清末就写进了《宣恩县志》。而这个景点到底在哪里,却众说纷纭。寻找“李溪层石”的旧址,引起了我极大兴趣。李白有诗《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》云:“杨花落尽子规啼,闻道龙标过五溪。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风直到夜郎西。”五溪之一的酉水之源,就在宣恩境内,离李溪这条毛细血管,唯咫尺之遥,不过十来里路,即使在交通不畅的古代,骑马或骑驴而来,应该也不过半天脚程。李白到李溪歇脚,得到淳朴好客的李溪人民热情款待,不是没有可能。 李溪无言,谁能告诉我“李溪层石”究竟何处? 经多处打探,最终从一位农民口中得知,“李溪层石”位于水山口约50米处的溪边,我兴奋地辟草踏路,辗转下河,急睹芳容。 溪中,巨石层叠,平坦如砥,展似书页。溪水千年的冲洗,流走了时光,古老了岁月,刷新了记忆。溪水如诗,穿越千载,可李白的足迹呢?早已被光阴悄悄收走。 再往里走,有一潭汪汪的水,嶙峋的石,葳蕤的草,相互映衬。潭上游,瀑流飞泻,绢绢如白绫,潺潺如歌声,让这个深若丈许的水潭,四季饱满,终年不涸。潭两岸高石耸立,犹如层层叠加而成,纹路清晰可辨。难道这就是历史的册页?石与石之间,有一尺左右的罅隙,形成一个断裂带,由于水潭阻隔,无法窥探到罅隙深处的秘密。无疑,这应为“李溪层石”之真迹。 山不易,村庄改,溪水长流。据传李白遭贬,流放夜郎,途经李溪,得百姓拥戴,于是歇脚山中月余,弈棋而乐,倾壶而醉。徘徊溪畔,把一腔惆怅融入水中,随水而逝。挽起裤腿坐于石上,濯足而叹,望月而思。遥想千年之前,诗人面对连绵的群山,不知何去何从,惟有静静的溪水,聆听他洞穿千载的忧思。 冬日的午后,阳光甚好,我独坐石上良久。愿水,也流走我的乡愁。可惜,我亦是匆匆过客,不可久留。斜阳余晖中,我踏着李白的足迹,听着李溪的涛声缓缓归去。把孤独的李溪,丢在身后。
责任编辑:刘婉茜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