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专题
  3. 文化
  4. 旅游
  5. 教育
  6. 健康
  7. 图片
  8. 公益
  9. 日报
  10. 晚报
  1. 文化频道
  2. 文化动态
  3. 民间艺术
  4. 民风民俗
  5. 历史文化
  6. 观点·评论
  7. 阅读连载
  8. 原创空间
  9. 音画恩施
  10. 文化人物
  11. 民间艺术大师
  12. 文化遗产
  13. 本土名家
  14. 文化看点
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原创空间

儿时三件恼火事

发布时间:2018-02-02 09:54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杨春山 编辑:刘婉茜 浏览:0次
我出生在上世纪50年代,那时,农村娃打小就要干力所能及的家务活。有3件恼火事,一是刮洋芋(削洋芋皮),二是挑水,三是推磨。一晃过去了半个多世纪,这3件平常的家务活,有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,有的变得十分轻松不值一提了。 刮洋芋 儿时,大人上山干活,小孩便在家刮洋芋。刮洋芋的工具是用废铁皮或铁丝做成的。没有专门的削皮器,刮洋芋很费劲。 那年月,包谷不够吃,大米更稀罕,只能洋芋出来了吃洋芋,红薯出来了吃红薯。每年要吃几个月的洋芋,刮几个月的洋芋。 刮洋芋虽说不使大力气,可手指容易疲劳,时间一长,手指会痉挛,缩成一团,几分钟后才能慢慢缓解。刮洋芋活动量不大,但动作简单枯燥,时间一长容易打瞌睡。我有时握着洋芋昏昏睡去,父母回家发现没洋芋煮,误时误工,挨顿骂是轻的。 二弟长大些了,接了我的班。他刮洋芋比我快,而我宁愿去背柴也不愿意刮洋芋。后来上学了,我们放学回家要刮出一大家子人吃的一水桶洋芋,两兄弟一起1个多钟头才能干完。这是铁定的任务,不愿干也得干。晚上还要刮出第二天早餐的洋芋和带到学校当中餐的洋芋。这简直成了永远无法完成的“作业”。 改革开放后,人们生活大改善,吃包谷多了,吃洋芋少了,刮洋芋的活也就少了。再过一些年,碗里的包谷饭换成大米饭了,洋芋只当菜吃,刮洋芋的活也就不值一提了。 儿时听说“土豆加牛肉”就是共产主义的生活,现在看来,我们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已经达到或超过这一目标了。 挑水 老家没有地下水源。父亲在离家两百米的黄泥地里挖了一个大坑,坑里装的是靠落雨聚存的“天漏水”。坑里的水黄黄的,装水的缸底常常沉淀出一层泥巴。用桶把水挑到家里水缸里储存,一天至少要三四担。我们一年到头大部分时间就吃这种水。 我七岁就开始学着挑水。爹给我们小孩专门做了小木桶、小扁担,一桶能装几公斤。一开始,我只能挑半担,跌跌撞撞,到家里水剩得不多了。 遇到久旱无雨的时候,坑里的水干涸了,只得到两公里外的大沟挑水。羊肠小道乱石纵横,草深树密,等我跌跌撞撞上坡下坎到家时,桶里的水往往泼洒得差不多了。为了使水少泼洒,我总在桶口放一枝带叶的树枝,走路时尽量稳步慢行。一担水上肩,没有多少平坦的地方可以歇脚,肩膀被扁担压得像狗啃得疼。如此一个往返要两个多钟头,经常累得我大汗淋漓,精疲力尽。 有一次,我挑着一担水已经快到家门口了,一脚踏空,连人带水摔倒在地,水桶摔破了,膝盖蹭破了皮。我抱着水桶伤心大哭了一场,是奶奶把我接回了家。 由于挑水困难,水贵如油,家里人用水十分节约。洗菜的水经沉淀后喂牲口,几个人洗脸合用一盆水,洗衣洗被一律去河边。奶奶洗脸甚至只用一碗水。 上世纪80年代初,生产队组织劳力搭竹笕把大沟上游的水接出来,全队十几户人家接这股水,到最远的我家就所剩不多了。因竹笕不封闭,雀鸟在竹笕上拉屎拉尿,水污染严重。我家吃水的问题还是没得到解决。 在离家六百多米的山湾里,山洪暴发时,地下会有水冒出,但时间很短就消失了。我爹每年都在这里挖两天,梦想找到一汪山泉改变祖祖辈辈无水吃的历史。可是年年挖,挖出了几个大坑,还是没见到一滴水。 一次,二弟听说有一个能找到水源的先生,于是把他接到家里,好生款待,给钱送礼。这人在山湾里踏草寻水,在二组地界站住,信誓旦旦指着脚下说,从这里向下挖,一定会有水出来。于是,我爹邀约邻居利用春节农闲时间挖水,大年三十都在挥汗苦干,可挖了一楼多深还不见水星。几天的力气白费了,老爹的梦难圆。 过了十几年,国家为缺水户提供塑料水管。我家将大沟里的水接到家里,可由于距离太远,水管经过别人的地,容易损坏漏水,冬天严寒时水管也会结冰,没水的时候我们还得去挑水。后来,我家在屋边修了个水窖,水充余时把水储存起来,以备急用,吃水难的问题有了一定的改善。 进入21世纪后,邬阳集镇通了自来水。经过半个月的努力,我家终于接进了自来水主管道。看见水龙头流出干净清亮的水,家里老人高兴得满脸泪。再也不用挑水了,梦终于圆了! 推磨 我小时候,人们的主食是包谷,吃之前要用石磨磨成粉。下饭菜则是用石磨把黄豆磨成浆,与菜叶煮熟做成和渣。包谷和渣饭就是那时的好生活了。 天天要吃饭,天天要推磨。那时没电,更没有加工粮食的机械,推磨是家家户户必不可少的家务活。推磨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两手紧握磨抓的横木,一推一拉使力要恰到好处,才能使磨转一圈。一个人推,倒一瓢泡胀了的豆子和水,推几转停下来又到一瓢,如此重复,半锅和渣怎么也得推1个多钟头。如果有两个人配合,一个推磨,另一个人往磨孔喂豆子,半个钟头便可完事。如果要推豆腐,时间更长。喂的豆子多了,浆太粗;喂得太少,又费时间,多多少少一定得合适,干这活儿急不得缓不得,要有足够的耐心。 那时,大人白天要参加生产队劳动,晚上回来还要推磨才有饭吃。我们小孩长大些了,能推得动磨了,就理所当然地承担起这一重任。推磨在原地打转,重复的老动作,时间一长,又累又烦。 磨子是生活必备工具,也是财产。一些人家买不起石磨,要加工还得到别人家去借用。那时邬阳粮管所用大水车带动磨子磨面,是我见到的最早的机械加工了。 上世纪80年代,人们手里有钱了,有人开加工厂,用柴油机带动钢磨,1个小时可以打几百斤包谷。村民们背包谷来加工,宁愿出点加工费,也不愿推磨了。 后来随着电的普及,又出现了用电带动的钢磨,那种小巧玲珑的干湿两用钢磨,既能磨豆浆又能磨包谷,既快又细,省工省时。家家户户购买了钢磨,石磨从此退出了历史舞台,被遗弃在墙角里无人问津,推磨的家务也就成了历史。现在的“90后”没见过推磨,不知磨子为何物,更别说自己推磨了。估计再过几百年,这些用石头做成的家具就成文物了。 大米成了人的主食,包谷成了喂牲口的饲料,人们的生活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 时代在进步,科学技术改变了人们的生活,国家的振兴给人民带来了福祉。小时候的三件恼火事儿终于都过去了。
责任编辑:刘婉茜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