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专题
  3. 文化
  4. 旅游
  5. 教育
  6. 健康
  7. 图片
  8. 公益
  9. 日报
  10. 晚报
  1. 文化频道
  2. 文化动态
  3. 民间艺术
  4. 民风民俗
  5. 历史文化
  6. 观点·评论
  7. 阅读连载
  8. 原创空间
  9. 音画恩施
  10. 文化人物
  11. 民间艺术大师
  12. 文化遗产
  13. 本土名家
  14. 文化看点
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原创空间

野村

发布时间:2018-03-05 11:51 来源:恩施晚报 作者:刘玉泓 编辑:郑晓涵 浏览:0次
(一) 事情还得回到几个月前。 那时候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刚刚结成油菜籽,还有十几天的时间,农民们就会去田里收割。镇上唯一的一个榨油作坊内,很快就会飘出鲜榨油菜籽的香气。 初夏的夜来得一天比一天晚,但无论如何,此时的天已经黑透了。派出所办案区里,灯火通明,一个十九岁的男孩呆呆地坐在我对面,双目无神,目光涣散。他的衣服穿得还算整洁,只是灰白条纹的T恤衫有些褶皱,至少有四五天没有洗过了。我们就这样坐着,一个小时了,没有说一句话。 (二) 一夜的雨,让小镇薄雾缭绕,我看着薄雾青山出神。这时大厅内一位妇女哀求般的语气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我走近打量了她一番,四十来岁,身材矮小,头发过肩,身穿一件老旧却十分整洁的短袖,一看就是典型的勤劳的农村女性形象。她正在和所长诉说这几天她为了找寻自己十九岁的儿子,内心所经历的非人般的摧残,妇女的语气里带着无法克制的哭腔。 她的儿子一个星期前赌气离家出走一直没有音讯,通过亲朋好友几天的寻找,终于在一座山林深处找到了。 警车驶离了国道,又走完了几公里的碎石子路,开到了路的尽头。我们拿下勘查器材和必要的工具,走上进入深山的小路。小路坑坑洼洼,很是难走,加上随身携带器材,就更是艰难。所长走在我前面,屁股上还沾着刚刚滑倒在稀泥里爬起来的印记。路上偶尔会遇到几栋老式的土墙房子,住户早已搬去交通相对便利的地方,留下了野草在野村里自由生长,自由生长后又开出自由的野花。 迈过一条小溪,我们又往山上爬了一里多路。抬头看见几个男人站在树林里,树林里散发出难闻的味道。 我知道,我们到了。 男孩仰面躺在小路上,头微微偏向一侧。面色白得像一张纸。男孩的右手边滚落一个农药瓶子,脚边还放着另一瓶。 一只乌鸦打破窒息的气氛,飞过头顶,鸣叫几声后,往西边飞去。 (三) 派出所办案区的询问室里,灯火通明。 我终究还是打破了死寂一样的气氛:“这几天,一个人在山里,还好吗?” 男孩长长吸了口气,又望向窗外深邃的夜,轻叹一声:“还好吧,就是有点冷,还有点孤独。” 我见男孩对我并没有防备心理,心里放松了许多:“后悔吗?” “不知道。有点后悔吧。” “那你为什么要这样选择呢?” “我和我爸吵架了。我很恼火,也很生气。” “你现在认为这是最佳选择吗?” “不知道”男孩说完又望向窗外,似乎在寻找一条通往光明的路。 “给你说一个故事吧。”我清了清嗓子,男孩好像也表现出了兴趣,将椅子向我面前挪了挪。 “其实我比你大不了多少,我警校毕业那年,23岁。但那年我并没有考上警察,失望极了。现在想想真是可笑,因为我并不是只有这一次机会,是可以再考的,可当时的我,和现在的你一样,那种失落感,刻骨铭心。” 当年,考试回家,出火车站后,我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在大街上走着,我清楚地记得那时的夜和今晚的夜一样,阴冷孤独、深邃迷离,我站马路边,看着城市里的万家灯火、车水马龙,不知所措。 “后来呢?”男孩一脸等待地看着我。 “后来我考上了警察,来到了公安局,来到了派出所。” (四) 我听见山前山后的油菜花正在忙碌地凝结成油菜籽的声音,此起彼伏。这个世界总有一种莫名的美好。没有什么是多余的,没有什么是突然闯入的,也没有什么是永恒的。 而眼前这个男孩,之前我并不认识他。现在我们刚认识,他却要走了。 “走吧,我送你出去。”我起身,冲他微微一笑。 男孩低着头,不说话。我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。但是时间到了,他必须得离开了。 我送他到大门外,此时已经是后半夜,街上空无一人,街灯微黄,一群飞蛾在火前嬉戏,没有人会告诉它们将来会遇到的危险,正如没有人会告诉它们现在所拥有的幸福。 “我还能回来吗?”男孩回头痴痴地看着我,等着我肯定的回答。 “不能了,你回不来了,对于你来说,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”
责任编辑:郑晓涵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