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专题
  3. 文化
  4. 旅游
  5. 教育
  6. 健康
  7. 图片
  8. 公益
  9. 日报
  10. 晚报
  1. 文化频道
  2. 文化动态
  3. 民间艺术
  4. 民风民俗
  5. 历史文化
  6. 观点·评论
  7. 阅读连载
  8. 原创空间
  9. 音画恩施
  10. 文化人物
  11. 民间艺术大师
  12. 文化遗产
  13. 本土名家
  14. 文化看点
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原创空间

培哥与酸包菜

发布时间:2018-07-10 16:38 作者:陈佐会 编辑:周贵超 浏览:0次
培哥在“江湖”赫赫有名,他天赋异禀的事项很多。在这座山城,他有“一直喝”的称号,他创造的“牌打精神酒喝威”的口头禅,已在坊间广泛流传。在这座山城唯一的一所大学里,他一度占据“首席科学家”位置多年,被老校长称为“最爱学习的人”,当然,也当之无愧是最会学习的人、学习最有成效的人,那些博士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的冠戴就是铁证。但是,培哥给予我的联想,常常却是一碟泡菜。 “老板娘,再加一盘酸包菜!”当培哥第八次这样吆喝的时候,老板娘原本十分俏皮的小嘴唇,翘起来足以挂起一个秤砣。第一次与培哥在这家路边餐馆吃饭,他卯足劲儿死盯着“加量不加价”的一种小菜,硬是捞回了我们每一个人付给店主30块的本钱。 当年,有事无事和培哥一干兄弟往返于恩施-利川这两个小城,穿梭在318国道,是我人生的至乐,美景?美食?抑或是美色?车行车停的劳顿中,我都浑然不觉,我只是单纯的喜欢那种东拉西扯的闲淡。每次,无论是西行还是东归,培哥都能掐准时间,“在罗针田踩一脚!吃个饭了再走。”总共就只有100公里的路程,罗针田勉强算是“中”途,可停可不停,我因为爱听培哥扯白,每每都心领神会的附和,“好,好,是有点饿了。”有一次,明明是刚刚吃过饭了才上路,离下一个饭点差不多还有两个小时,我一声“好,好……”的附和之后,皮糙肉厚的脸,一阵发热。 “莫不是培哥在这里有什么挂牵吧?”当饭前“经济半小时”的娱乐,延长到两个多小时的时候,我于无聊中这样猜想,“不像!每次他都只是多加了几次酸包菜而已。”我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。 那次八九盘酸包菜导致老板娘蚀本事件之后,培哥与那家店的老板娘算是正式结缘了,培哥隔三岔五就带着朋友,有时一车,有时一队,有时一群,都在店门口“踩一脚”,培哥照例是“再来一盘酸包菜”“再来一盘酸包菜”的大声吆喝,理直气壮得如同在他自家似的,老板娘绯红着脸蛋,摇摆着腰肢,风一样来到桌边,双手在围裙上擦巴擦巴,端起空盘子就走,多半都还会笑眯眯的说一声“培哥,别光顾着喝酒!多吃两坨腊腣子,舀一碗嫩豆腐烧肉丸子嘛!”培哥望着我们嘿嘿两声憨笑,“喝酒!喝酒!” 我因与培哥口有同嗜,习性相近,渐渐被他纳入“酒肉朋友”序列,推杯举箸的时机也多了起来,偶尔庙堂同会或是正宴盛筵,只要有培哥同席,我都必为他点一碟泡菜,有时候,据店家自称还是正宗的“韩国泡菜”!可培哥总是浅尝辄止,筷子虽然尚能频频游走在锅里盘里碗里,但举杯的手,软绵绵的,喊“干杯”的声音,也是慢腾腾的,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这时候,受培哥懈怠的负面情绪影响,我的酒趣往往也无法逸兴遄飞起来。 每当此时,“再加一盘酸包菜!”的吆喝声之后,那个梳着辫子,红着脸儿,眯着笑眼,摇着腰身的年轻老板娘向培哥碎步小跑而来的映像,立即浮现在眼前,“是培哥深情?或是酸包菜味美?”恍惚之间,我有些困惑。 及至近年,一个世界级的博览会——“硒博会”落户我生活的这座小城,恶补了许多关于硒元素的知识,我才蓦然惊觉,“久居兰室而不闻其香”!培哥对于酸包菜的极致爱好,培哥日益深厚的异禀,或许都能找到答案了。植物性富集,是获取硒元素的重要自然方法,生长在高山、二高山的包菜是蔬菜中富集硒元素的高手,罗针田的海拔高度与培哥及我辈出生与成长、活动的齐岳山、甘溪山相仿,那里出产的包菜外观水灵茁壮,生机勃勃,本味甘甜,质脆多汁,或煮,或炒,或腌,莫不滋味独特,勾人馋魂,那些家乡的味道和“妈妈的味道”,从小早就植入了进我们生命的基因中,成了我们的味蕾辨别美味与否的基准。 如果培哥生长在汉唐时期,成为夜御百十宫娥的帝王,如果培哥青壮年处在上山下乡时代,肩扛两百斤麦子奔走10公里而不用换肩,以培哥的天资,我都深信不疑。培哥的天资除了天赋神授,是否也有富硒包菜的后天赋能? 未见培哥有些日子了,不知道培哥又坐在哪方小桌前吆喝:再来一盘酸包菜!“培哥,带我去吃酸包菜吧!”虽然,我不敢奢求拥有培哥那样的异禀特质,但是,我仍然忍不住这样企求。
责任编辑:周贵超
尊宝娱乐